马杜罗接管国会,瓜伊多强走进入未果自走就任议长

当地时间2020年1月5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当局接管委内瑞拉立法机构,宣示本身的候选人当选国民议会议长,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此举隐晦意图夺走现任议长、自走宣布为一时总统瓜伊多(Juan Guaido)的国际声誉。图为1月5日,委内瑞拉国民议会选举现场。

当日,忠于马杜罗的军队围困国民议会周围,阻截占国会无数的指斥派议员进入国会进走议长选举投票。

声援马杜罗的议员,包括数名涉嫌贿选的议员,被批准经历。瓜伊多(中)一度跨越栅栏,试图强走进入国会,甚至造成西服外套扯破。

委内瑞拉政治局势不息未明,指斥派兼国会领袖瓜伊多被警方不准进入国会开会及投票,期间展现紊乱情况。

据画面表现,穿着蓝色西服的瓜伊多,试图攀越栅栏进入国会,但遭警方以镇暴盾牌阻截。

指斥派占无数的国民议会1月5日选举议长,竞逐连任的指斥派领袖瓜伊多被国民警卫队阻截未能进入国民议会大楼,令总统马杜罗声援的候选人“当选”。美国则恭喜瓜伊多连任议长。

获美国承认为委内瑞拉相符法领袖的瓜伊多,在国会大门外与警员激烈争吵,对士兵说“真是前所未见”。他一度试图攀越围栏进入国会。

瓜伊多向国会外的记者外示,“今天,他们经历一群叛徒议员损坏法律、黑杀国家。”

议会内,帕拉(Luis Parra,中)自走宣布为议长,但指斥派指他是在未经投票或不能法定人数情况下宣誓。马杜罗随即对帕拉当选议长外示声援,指瓜伊多“已被他的指斥派踢出国民议会”。

帕拉被认为拥有起码40名来自马杜罗政党的议员声援,以及数名指斥派称为“被行贿议员”的声援,不过,异国证据表现有投票程序。指斥派坚持,若真有投票,任何投票都是作恶的,由于国会内的议员不到法定人数。

帕拉原是瓜伊多盟友,但他在议会内的派系与指斥派割席后,改投马杜罗的社会党。图为1月5日,帕拉宣誓就任国民议会议长。

帕拉在就职宣誓中说道,“今天,吾们要敞开国会大门赢向异日。对憧憬今天有着纷歧样讯息的民多,吾们会不息寻乞降解。”图为1月5日,帕拉对媒体发外说话。

马杜罗在电视说话中外示:“国会已经做出决定,有了新的领导层......瓜伊多已经被他本身领导的指斥派逐出国会。”国营电视台亦宣布帕拉成为国会新领袖的消息。图为1月5日,帕拉与宣誓就任的第一副议长和第二副议长坐在一首。

瓜伊多原本憧憬在1月5日的投票中再度出任议长,但原形上只有声援当局以及不悦瓜伊多的指斥派国会议员才获准进入国民议会大楼。图为1月5日,立法人员举手选举帕拉为国民议会议长。

包括瓜伊多在内的很多指斥派议员遭警方不准而无法进入国会,指斥派指瓜伊多“被缺席”,是“议会政变”。瓜伊多随后在委内瑞拉最大报纸《国民报》(El Nacional)总社进走投票,瓜伊多在100位议员投票声援下连任议长并宣誓就职。国会一切有167席。图为1月5日,指斥党议员威廉·巴里恩托斯(William Barrientos)站在桌子上与执政党议员争吵。

法新社报道,瓜伊多获得大约100位国会议员的声援,关于我们宣布再度当选为议长,投票的议员包括2019年被迫流亡,或者进入外国使馆批准珍惜的议员。图为1月5日,瓜伊多被国民警卫队不准进入会场。

综相符媒体早前报道,在经历了一年多的政治悠扬之后,委内瑞拉1月5日迎来国民议会选举。有不悦目点认为,这将是委指斥派领袖瓜伊多的“生物化关头”,能够对委内瑞拉局势产生壮大影响。

据法新社1月5日报道,委内瑞拉指斥派必要赢得国民议会167个席位中的84个,才能保住瓜伊多议长的职务。瓜伊多1月3日外示,有信念赢得选举,本身的“领导地位”将再次获得认可。图为1月5日,瓜伊多试图进入国民议会受阻。

报道称,瓜伊多获选议长犹如是板上钉钉的事,由于在2015年的国民议会选举中,指斥派赢得了112个席位。不过自那以来,指斥派已经一败涂地,大约30名议员被迫流亡国外或者在外国使馆追求袒护。图为1月5日,瓜伊多被警方不准进入国民议会。

民调效果表现,瓜伊多2019年12月的受迎接水平从此前的63%降至39%。此外,指斥派人士还被控告受贿。另据美国《华盛顿邮报》1月5日报道,委内瑞拉国民议会中有40多名议员声援总统马杜罗,还有起码7名属于幼党派的议员指斥瓜伊多。有传言称,有十多名议员能够批准了行贿,不会将票投给瓜伊多。忠于瓜伊多的力量对他再次当选保持郑重笑不悦目。图为1月5日,瓜伊多脱离国民议会。

《华盛顿邮报》报道指出,这场戏剧性走动表现马杜罗逼瓜伊多逊位,已引首华府死路怒,华府凶猛声援瓜伊多并且训斥1月5日马杜罗的走为。指斥派官员称此举为议会政变,巩固马杜罗近乎专制的权力。图为1月5日,瓜伊多和其他指斥派议员被警方不准进入议会选举现场,之后他脱离了国民议会。

委内瑞拉当局的走动犹如是为了要让瓜伊多的国际认证复杂化,并且挑供那些考虑撤销对瓜伊多声援的国家有相符法的立场。

美国国务院西半球事务代理助理秘书科扎克(Michael Kozak)形容委内瑞拉1月5日上演的是一出闹剧,指马杜罗政权不择办法,作恶地强走不准瓜伊多进入议会大楼参与投票,做法不同宪法标准。图为1月5日,瓜伊多在《国民报》总部用指斥派议员的投票宣誓就任国民议会议长。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1月5日恭喜瓜伊多连任议长,训斥马杜罗政权否定民主选举国会的意愿,“美国及其他57国不息视他(瓜伊多)为国民议会的相符法领导人,所以是相符法的委内瑞拉一时总统”。

自从委内瑞拉2019年头爆发“双总统”危机以来,马杜罗政权逐渐取得优势,不光成功招架指斥势力,更取得俄罗斯与委内瑞拉军队的不息赞许,逆不悦目西方国家声援的指斥派领袖瓜伊多却望风披靡,除了自家阵营深陷贪腐丑闻外,群多抗议亲炎也随时间延迟而消退。图为2019年12月1日,瓜伊多在首都添拉添斯参添消息发布会。